网站首页 >> 侵权赔偿 >> 文章内容

丽水某模具公司诉杭州某设备公司产品质量纠纷代理词

[日期:2015-11-25]   来源:债权债务律师网  作者:债权债务律师网   阅读:836次[字体: ]

                           代        理      词

尊敬的首席仲裁员、仲裁员:

浙江丰国律师事务所接受本案被申请人杭州设备有限公司的委托后,指派我作为其仲裁的代理人。通过庭前调查和庭审调查,现根据事实,依据法律发表如下代理意见:

一、浙江省产品质量检测所出具的鉴定报告不能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理由如下:

1、该鉴定程序严重违法。

首先,机床试件采集的检测数据没有经过双方技术人员首先签字确认。

 201542日由专家组成员、供货方、用户方、制造方、制造方技术人员和鉴定办共同签署的《铣床鉴定前声明》中明确约定:采集的数据双方技术人员首先签字确认。而检测人员在检测2台机床的切削数据及重复定位精度和定位精度时,不但没按约定没让我方签字,甚至连知情权都没有,检测的时候神神秘秘,不让我们看数据,显然是暗箱操作,有违公开透明公平公正的原则,程序上严重违法。

其次,鉴定报告中称:201541日下午,用户方于现场向专家组提出在原鉴定方案基础上,再增加2块试件的申请。该描述与客观事实不符,明显是偏袒申请人。

事实情况是:20154118时鉴定方才到用户现场,只是进行现场封存等工作,关于增加2块试件的申请是在42日下午叶姓专家与用户私下讨论,并于傍晚将结果通知于被申请人,被申请人根本没有反驳的余地,同时现场专家明确告知,此试件不作为判定依据,只是用户方要求做而已,我方可以不在场(具体详见录音008,时间段在0220秒到1000秒)。所以用户方加工的试件被申请人并未在场,并未看到其真实加工情况和工艺及使用刀具,此段时间申请人方和专家们单独在一起。事实上根据鉴定报告我们才知道,专家组带回试件3,做了详细的检测,并作为分析的依据,并且在鉴定文书中对试件3不合格进行了描述,这种欺骗的做法有违基本诚信,显然是故意偏袒申请人。

第三,鉴定报告中称:但制造方提供的开机加工试件图纸中的几何精度检验标准比国家标准GB/T18400.7-2010《加工中心检验条件第7部分:精加工试件精度检验》低,该说法是故意设套欺骗被申请人而产生的。

之前经过专家讨论后,向双方出具了《高速铣削质量鉴定技术方案》中,决定采用的是试件1的图纸,被申请人编程工艺均按照试件1的图纸进行,当初鉴定专家为何不调整精度,而等被申请人将试件1加工出来后,却用国家标准来进行分析,众所周知,不同的图纸,不同的要求,采用的工艺和编程也会不同,试件加工的结果就会不同,显然是设套故意坑被申请人。

第四,试件2并无我方和用户方相关约定,杭州律师GB/T18400.7-2010中关于试件的材料、刀具和切削参数规定:试件的材料和切削刀具及切削参数按着制造厂家与用户间的协议选取,但是,鉴定机构却无视这一事实,其关于该项的鉴定说明在本案中不适用。

关于试件2,鉴定组在2015331日下达通知要求加切钢件试件,而此时距离鉴定日期只有短短2天,被申请人在仓促情况下编程备料准备刀具。并且被申请人对于切削试件2表达异议后(详见关于《通知》的回复),鉴定组却并未对我方进行正面合理解释。被申请人提请仲裁庭予以重视:试件2并无被申请人和申请人相关约定,GB/T18400.7-2010中关于试件的材料、刀具和切削参数规定:试件的材料和切削刀具及切削参数按着制造厂家与用户间的协议选取,鉴定机构关于试件2的鉴定说明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国家对于试件2(钢件)并无相关精度标准规定。

第五:鉴定结论称,试件1存在明显的欠切和过切现象,而过切欠切国家并无此项相关标准,技术协议也无此项约定,因此关于此项不能作为鉴定结论。 

第六:切削平面4粗糙度不属于检测范围,不能作为鉴定依据。

另外,被申请人认为在2015-4-2进行的机床定位精度和重复定位精度的鉴定过程中,鉴定组只允许我方参与鉴定人员对D128SY001&D128SY002机床XYZ轴进行短短不足五分钟的运行,机械传动部分根本无法从冷机状态到达热机恒定状态,尤其丝杠精度在此过程中产生的变化会严重影响定位精度和重复定位精度的鉴定结果,对于此次结果我方强烈要求对D128SY001&D128SY002机床的定位精度和重复定位精度进行复检。

2、该鉴定结论明显依据不足。

首先,D128SY001机床主轴损毁故障的主要原因系李姓机床加工操作人员的操作失误。

申请人提供的监控录像是不能作为证据的,其内容记录的根本不是数控系统显示时间为21:52:2823:54:17的真实情况,请仲裁委不要忽略一个重要的因素:机床数控系统时间和监控录像时间是不相同的,希望仲裁委予以考虑。另据了解,在发生D128SY001机床主轴损毁事故之后,申请人将该员工开除。

其次,鉴定机构进行鉴定时,未考虑申请人在使用机床设备的过程中存在严重的操作不当情况、长期使用导致机床磨损、由于主轴曾经发生撞击致使主轴自身功能永久损害及因此导致其他机床部分结构的变形等问题而导致的机器设备精度欠缺因素。

   在机床设备的使用过程中,随着加工时间的增加,必然会对设备造成一定的磨损。所以针对设备的日常维护及例行检查是保证设备正常使用的一个十分关键的条件。使用过程中的不当操作和缺乏完善的日常维护工作会加剧设备的损耗,影响使用寿命。在对设备性能进行全面评估时,也应充分考虑设备的使用状态,以及其对设备能够产生的影响。

通过对机床日志文件的读取和分析,申请人技术人员发现,被申请人在使用机床设备的过程中存在严重的操作不当情况。每次执行加工任务前,在《D128型高速铣削中心 使用说明书》(以下简称说明书)中之规定,首先执行M106指令(主轴每日预润滑指令),这个指令是为了确保主轴执行切削任务之前,能够得到充分的预润滑。而用户未能按照“说明书”中的规定执行,也就是未执行M106指令,致使主轴在未能预先得到润滑的情况下,强行进入切削加工状态,这无疑会对设备造成重大的损害。

定组拍摄了2台机床主轴被严重撞击的图片(详见鉴定报告照片4.5),杭州律师另外被申请人曾向仲裁委提交过关于申请人长期进行误操作的证据,申请人操作人员长期对机床主轴进行无预热和不正确的预热,将对鉴定机床产生重大损伤。申请人对001号机床使用工作时间长达2543.4小时,对002号铣床使用工作时间长达2185.5小时,申请人操作人员错误使用长达如此之久,且产生纠纷后机床又放置几个月,鉴定组人员却不考虑以上因素,仍然以出厂标准和国家标准来作为使用的一塌糊涂的机床的判定依据,显然是违背基本事实的。

第三,更为重要的是,鉴定机构采用的GB/T18400.7-2010GB/T17421.2-200两项标准,均为国际推荐性标准,而非强制标准,双方的购销合同和技术协议中均没有约定适用该标准,产品性能不能低于国家强制标准,但没有规定不能低于国家推荐标准,鉴定机构适用的鉴定标准是错误的。

因此,根据以上事实(其他内容详见2015721日提交的《机床鉴定结果异议书》)可以看出,本次鉴定结论明显违反法定程序,且鉴定依据明显不足,鉴定结果不能作为申请人解除买卖合同的理由,更不能作为审理案件的依据。

3、该鉴定结论书第一页明确写明鉴定目的包括“铣床是否属质量不合格产品”,但是鉴定结论中却没有认定两台机床是不合格产品,既然不属于质量不合格产品,被申请人就没有合同法中的根本性违约行为,申请人要求解除买卖合同,无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

二、退一万步讲,假设认定申请人可以要求解除买卖合同,其要求返还货款人民币223万元的和自20131225日要求支付利息的诉讼请求也不能得到支持。

    首先,通过双方的验收协议来看,机床在交付时是合格的,申请人对001号机床使用工作时间长达2543.4小时,对002号铣床使用工作时间长达2185.5小时,从交付至今已经有一年零七个月的时间按照每年20%的折旧率计算,应扣除折旧款人民币70.4万元。

    其次,因在使用过程中发生问题,2014425日支付申请人补偿款人民币28.8万元,应予以扣除。

    第三,申请人对001号机床使用工作时间长达2543.4小时,对002号铣床使用工作时间长达2185.5小时,按照权利义务对等原则,申请人在使用期间的使用费用应当支付给被申请人,毕竟在如此长的时间内,申请人不会重复生产次品部件的,按照补偿协议上述补偿协议来看,按照每小时120元计算较为合理,该项总计为人民567160元。

    第四,由于申请人在使用期间造成两台机床主轴损坏,主轴购单价为人民币203631.95元,该项合计人民币407263.9元。

    第五,既然解除合同,就要恢复至解除前的状态,被申请人开具了人民币223万元的增值税发票给申请人,并缴纳了相应税款,如果申请人不能归还发票,被申请人缴纳的相应税款应当由申请人承担。

    第六、申请人应当配合被申请人办理机床的拆除搬运工作。

    综上所述,鉴定结论程序严重违法,鉴定结论明显依据不足,不能作为定案依据,双方在验收时已经明确,交付时是合格的,因此,申请人的仲裁请求无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请求依法驳回。

    以上代理意见,敬请仲裁庭采纳!

                        代理人:浙江丰国律师事务所

                                  王     律 师 

                                 2015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