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合同欠款 >> 文章内容

王律师代理绍兴某公司货款纠纷案胜诉

[日期:2015-11-12]   来源:债权债务律师网  作者:债权债务律师网   阅读:854次[字体: ]

                   代       理      词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人民陪审员:

浙江丰国律师事务所接受本案原告绍兴县某有限公司的委托后,指派我们作为其第一审诉讼(含反诉)的代理人。通过庭前调查和庭审调查,围绕审判长归纳的争议焦点,现发表如下代理意见:

   一、被告无锡某制衣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公司)累计拖欠原告货款人民币719742.85,双方于20121216日签订的标的额为人民币204000元的面料采购合同已经履行。

原告累计向被告供货总额为人民币1643199.85元,被告累计付款总金额为人民币923457元,尚欠人民币719742.85,以上事实清楚,证据充分。

2015111日,原告与被告进行书面对账,被告法定代表人的妻子张某在对账单上签字确认了以上事实,其同时也是某公司的财务负责人、公司股东(另外一名股东是徐某)。张某的重要身份表明,其签字是代表公司的职务行为,张某的利益与公司的利益、丈夫徐某的利益息息相关,该对账单对于整个交易过程有明确清晰的记载,其是在仔细核对并确认无误的情况下签字的,因此,可以作为确认欠款人民币719742.85的依据。

除此以外,通过其他关联证据也可以看出双方于20121216日签订的标的额为人民币204000元的面料采购合同已经履行的事实。原告提交的证据二,即被告制作的面料供应商决算书,对于供货总金额也有相应的记载,该证据虽然是复印件,但是被告提供给原告的,也可以与其他证据形成印证。这份证据详细记载了送货总金额、延期扣款的面料名称、款式号、金额等内容,数字均精确到小数点后两位,是精心计算的结果,关于取消和延期扣款的总额是1134430.80元,与被告邮寄的经过公证的通知函中所载明的经济损失数额1134430.80元是相互一致的。在第二次庭审中原告向被告发问,通知函中所载明的经济损失数额1134430.80元是如何组成的,被告不愿回答,杭州律师,该数额是被告在通知函中所主张的,对于如何组成应当一清二楚,此时不愿回答的目的是想掩盖原告提供的证据二的真实性,因为这个数额的具体组成在原告提交的证据二中有清楚的记载,原告对于被告主张的1134430.80元如何组成能够说清,而被告对于自己主张的1134430.80元如何组成却不愿或不能说清,明显与常理不符。

另外,按照双方于20121216日签订的标的额为人民币204000元的面料采购合同约定及双方的交易惯例,合同签订后被告按照标的额的30%支付预付款,20121217日,被告通过银行转账支付给原告预付款61200元,这个数额恰好是204000元的30%,相互吻合。

通过以上证据分析和逻辑推理可以看出,原告主张被告支付拖欠的货款人民币719742.85事实清楚,证据充分。

二、被告某公司的反诉请求没有事实根据,且超过了一年的诉讼时效。

 首先,民法通则规定,产品质量纠纷适用特别时效,即一年的诉讼时效,而不是两年的诉讼时效,被告在201443日向原告邮寄了通知函,此时就已经知道权利受到侵害,2015427日向法院提起反诉,明显超过了一年的诉讼时效。

其次、被告没有证据证明原告提供的面料存在质量问题。

合同具有相对性,原告与被告之间的面料采购合同中,对于面料的质量标准有明确约定,原告仅对合同约定的质量标准负责,至于被告和第三方对于服装质量标准如何约定,不能约束原告。况且,被告在反诉庭审中提交的检验报告系复印件,不具有法律效力。

第三,退一万步讲,即使面料有质量问题,被告也存在严重的过错,由于其过错行为导致损失的扩大,应当承担全部责任。

 按照合同约定,被告收到面料后,应当进行检测验收,在未经检测验收的情况下,直接开剪制作成品,直接导致了损失的扩大。如果没有开剪,至少可以原封不动退货给原告,原告可以另行出售或用作其他用途,被告草率开剪制作成品,由此导致了面料成为废品,所造成的经济损失,应当自行承担。

第四,无证据表明被告反诉主张的经济损失与原告提供的面料有因果关系,退一万步讲,即使是原告提供的面料,被告的反诉主张也不成立。合同中对于面料加工为成品后,若因质量问题导致被告损失的,违约责任约定的具体明确,并非被告反诉所主张的计算方法。

双方在面料采购合同中第十条第3款约定:面料加工为成品后,若因质量问题导致被告损失的,原告按货款总额的20%支付违约金,并退还货款。合同表明13207007面料总金额为人民币103383元,按照合同约定的计算方面,原告仅需支付违约金20677元,退还货款103383元,总计124050元(此数额还未考虑到被告草率开剪的过错),而非被告反诉主张的461656元。

三、陈某是被告员工和经办人,这是案件的基本事实,原告提交的电话录音和被告在通知函中载明联系人陈亚红等证据材料均可以证实。但是,就是这样一个基本事实,被告在庭审中还百般抵赖,严重缺乏基本诚信,因此,对于被告在庭审的陈述和辩解的可信度,请法庭予以注意。

 综上所述,原告要求支付拖欠货款及利息的诉讼请求有充分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而被告的反诉请求明显是故意混淆是非的搅局行为,请依法驳回。

    以上代理意见,敬请合议庭采纳!

                             代理人:浙江丰国律师事务所

                                         王    律师

                                        201571